中国期货信息网 www.cnffi.com

杨宏森:金融属性市场及资产管理是区域金融中心的根本

2012-07-07 11:41:38   我要说两句  中国期货信息网

杨宏森:金融属性的交易市场及资产管理是建设区域性金融中心的根本

       2012年7月7日上午9时许,第四届中国期货(证券)资产管理大会在杭州·良渚君澜度假酒店胜利召开!中国资产管理研究院院长杨宏森博士出席了会议并发表了讲话。
      以下是文字实录:
     杨宏森:非常感谢今天大家的到来,现在还有三个人堵在路上,今天温度很高,堵车很严重!刚才李局长讲的真的让我很佩服,因为作为从事金融研究的,我们总想把自己真的东西贡献给大家,因为中国的经济形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主要是对资产管理作为我个人以及我们研究院的看法。
    资产管理首先是对国家而言,我们的公民就是我们国家的资产,但是我们国家没有把我们公民的资产管理好,我们作为资产管理者就要讲真话,对国家而言公民就是资产,对于社会而言家庭就是资产,对于个体而言我们的财富就是资产,所以资产管理的水平决定了资产的质量。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告诉我们,资产管理水平的高低决定了一个国家在全球的地位,我们国家是一个经济强国,但是是一个金融小国。这个涉及到资产管理很深层次的问题,我们的资产管理才刚刚起步,当前国家资产管理所面临的问题有以下几种:
    首先,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三十年,国家财富的积累大部分来自于土地市场红利和人口红利的集聚。土地市场红利大家都知道——房产市场,我上个月在温州讲,我说房产一定会涨,一定不会跌。会不会暴涨我不知道,但是一定会涨,如果买房子现在可以下手。上个月在重庆的研讨会我也说,房价一定会涨,不会跌,无论政府怎么调控,因为我们的百姓非常看重房产,对老百姓而言他有了钱就去买房子,然而我们政府在土地红利上抓住了老百姓的心,我们政府的经济研究机构在为政府提供大量的数据和经济分析,制定政府的市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属于全体公民”,但是土地却属于政府,这是一个非常深层次的问题。而房产市场现在面临什么问题?政府要打压房价,国务院的一些经济结构也在和我们交流,政府不应该打压房价,也不该出政策,因为这些政策对资产管理实际上起到干预的作用,所以现在政府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当你享受土地红利的时候要打压房价,现在房产公司就面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去年买的是一万五,今年变成一万二,怎么办?找政府,所以政府在土地红利、房产市场上犯了一个政策性的错误。人口红利,现在的养老体系和公务员体系将会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很大的压力,这个压力很不简单,也是我们国家资产管理所面临的很大问题,所以我们成立了中国资产管理研究院也得到了领导的支持,他们认为我们的研究方向是对的。
    金融改革任重道远,我们的个人财富,在2011年零涨幅。去年我说中国的股票市场要跌2200点,没人相信,我个人从来不看好股票市场,因为我们证券市场实际上是不健全的,相反我们期货市场非常健全,我们期货市场是五位一体的监管,是全世界监管最严的一个市场。    我们国家面临一个问题,没有差异化,基本上没有,中央政策一声令下“文创产业”,全国到处都是文创产业,到处都是艺术家,那么这个实际上就又出现一个问题,到处是文创园、文创产业,包括我们任何一级政府都要制定文创产业的创新、文创产业的改革等,对我们国家而言,党的政策是对的,但是一刀切,没有差异化。我曾经说这个世界上如果都是男人就不完美了,也要有女人,要有差异化,我觉得经济应该有差异化,不然对经济非常不利。
    数据告诉我们,1980年美国的货币发行量是1.6万亿美元,中国1980年是267.4亿美元,到了2011年美国是八万亿,中国发行了9.4万亿美元的货币,中国目前是全世界货币发行量最大的国家。日本国家负债情况,2010年日本负债是18亿美元,美国负债只有2.5亿美元,中国负债是3.9万亿美元,世界负债是39万亿美元。我们要问一个问题,我最担心的不是欧洲,担心的日本,因为日本的经济实际上被美国绑架,美国只有2.5万亿,所以我从来不担心美元,要买就买美元,不用担心,不会贬值,美元一定会涨,美国通过12年的美元贬值让黄金升值,来保持资产杠杆的平衡,黄金上去了美元就下来了,黄金下来美元就上涨,所以我在去年讲过黄金已经失去了投资价值,美国资产管理战略是大的战略,它已经完成了,全世界的黄金储备,对美国来说它拥有发钞权,拥有美元资产管理这种特殊的货币权利,已经完成了整个全球的布局。为什么说日本?日本的经济基本上是被美国绑架的,所以日本的资产风险最大,三大评级机构不给日本评级,为什么?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所以拥有日元有待商讨。中国负债3.9万亿,我们的负债确实不多,相比较而言我们的负债很少,但是我们的外汇储备,3.5万亿,和我们的负债相比实际上那点钱没用,我们是真正缺钱的国家,我们并不富有,这一点外汇储备没有用。日本2010年的GDP为5.5万亿,最大的危机绝对不是欧洲,从资产管理大的战略来看,欧洲也被美国绑架,真正的危机来自日本。从GDP方面看,全世界1800年的GDP总值是2079亿美元,中国当时是684亿美元,那个时候的人口全世界是十亿,我们是三亿,到了2011年全世界是14.6万亿,中国占了5.7万亿美元。我们在研究资产管理、国家财富的时候发现,在工业革命之前的2000年里生产率基本停止,没有生产效率,大家都很困苦、贫穷,1801年大清帝国的时候我们的GDP是全世界第一,但是我们的生产率基本上没有,英国自1830年至1914年,生产率年均增长0.9%,但是它成为世界的霸主。日本战后从1950年到1971年生产年均增长9%,二十年的时间一跃成为世界强国,日本是真正的强国,不管是政治上还是经济上。而中国呢?这是数据告诉我们的——中国经济的致命错误,过剩,还是过剩!我们过剩源于我们经济政策的制定,计划经济的时代的残留现在还在,差异化的缺失导致产能过剩,高富帅、矮穷丑是最真实的写照。每一个政府都有任务,都在招商引资,为什么?要完成指标,要完成GDP,经济刺激计划只刺激到价格,而不是实际需求,做期货大家都知道,全世界看美国,它的数据一公布,暴涨,一公布,暴跌,所以我们在资产管理上牢牢地被别人掌控住,因为我们没有话语权,我们在经济上是一个小国,不是实际需求所以不能真正进行市场化的趋势。
    我在重庆的时候讲过一个事情,重庆的大户要办一个五金市场,我说我们浙江的五金市场足够满足全世界,他居然要打造一千亿的小五金市场,我当时就说了你们不懂经济,生产菜刀,凭杭州的张小泉剪刀厂,它生产的菜刀和指甲道足够中国人用十年,这种小五金没有任何技术含量,政府大力提倡发展小五金,还在那里公开讲我们有中国环保部门批准的,我们知道做小五金对环境污染很重,这个问题因为时间关系不多说。
    所以我们的问题是过剩,还是过剩!我们前面讲了生产效率,在1914年英国一天生产汽车不会超过一百辆,现在一条流水线,全世界一天可以生产十万辆,可能还不止。生产率从1800年到现在上升了一万倍,我们的人口没有一万倍,我们的生产衬衫全中国有10多万家厂,具体来说要生产多少衬衫?怎么穿?我曾经和一个温州的朋友讲,他生产的阀门足够供应全世界三年,都是库存,一窝蜂地上,都过剩。我们的汽车,我到上海考察过,几千亩的耕地上存放的全是车,四年前生产的汽车还在那里卖不掉,有必要吗?我们的生产率在剧上升,但是怎么拉动消费?中国的内需拉动不了,无论你怎么讲,你怎么拉动?过剩!经济的过剩和生产率的提高以及我们的内需拉动之间的矛盾是中国现在解决不了的问题。前面讲欧洲的危机,唐院长曾经和我讲过,欧洲的日子比我们过得好得多,他们天天闹危机,有危机吗?没有,美国经济复苏是很强大的,没有危机,他们只是把自己问题摊开化,我感冒、生病了,如果我是一个领导,我心脏不好绝对不敢说,因为我的健康关系到党的事业。所以我们银行有一个业务叫“表里不表外”业务,这个大家都知道。过剩的问题你们大家可以发现,多个行业都过剩。
    中国金融体系深层次风险积累。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在资产管理上,其实我们已经在积累风险,为什么我们的股票上不去?体制,还是体制。我们国家的体制总体是正确的,但是主要是金融体制出现了问题,中国的银行体制和政府存在不合理的问题,为什么?制约了资产风险。温家宝总理到温州去问你们遇到什么问题,有什么困难需要我们解决?银行说“1+1”,什么叫“1+1”?中小企业到银行贷一千万,要买一千万的存款,我需要钱,反而要向银行买一千万的存款,多可怕!小额贷款公司,包括抵押,包括省政府对这些政策的执行,实际上我们想控制风险,但是真正面对风险的时候我们需要用智慧。
    金融工具在资产管理中的运用。期货不是整个金融市场上份额最大的一个,但却是不可或缺的一环,它是一个载体,这个载体是什么?期货市场承载的是国民经济运行中整个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的系统性风险,所以不管是企业还是个人,期货市场永远是资产管理中重要的一环,它不是全部,只是其中一环。那么商品期货存在的实体经济资产风险管理,实体经济要参与商品期货市场,股指期货承载证券市场的资产风险管理,比如我们做股票怕亏,我们就在股指期货上做空,来保住自己的利益,对冲风险。即将推出的国债期货承载了国家债务资产管理风险,利率期货正在研究,主要是利用银行风险资产管理和利率期货去对冲。
    金融属性的交易市场是金改的必经之路,这里简单讲一下,杭州市政府有一个报告,要建设金融属性的交易市场,这一点杭州比较缺失的,杭州号称中国的期货之都,全国成交量的1/3在杭州,但是杭州没有真正的期货交易所,这是一个很悲哀的事情。我们是个经济强省,然而却是金融小省,还不如河南省郑州市,包括广西,我们的税收留不住,所以要建设金融属性的交易市场,杭州市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全国三百多家交易所、交易市场,杭州没有,很少。所以这需要我们的政府领导来做,来支持,我们希望杭州有自己金融属性的交易市场。一个可以提升定价权和话语权,抵御金融风险,提高地方税收,减轻地方就业,调解实体企业的产能过剩的市场。如何利用金融属性的交易市场?这是摆我们现在面前一个最大的困难,所以我们希望在不远的将来,杭州市有一个金融属性地交易市场,让浙江的资金沉淀在杭州,为浙江的实体经济服务,我相信我们的领导同志和监管部门已经在关注这块,因为我们实际上已经走得太落后了,全国几百家交易所,杭州占的太小了。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就讲这些,不能讲得很多,只能这样,很感谢大家参加第四届中国期货(证券)资产管理大会,天气很热,希望大家在杭州过得愉快,谢谢大家! 

分享按钮

相关阅读

上一篇:李连仲:经济下行需要再推“四万亿”?大可不必!
下一篇:陈邦华:地方性现货电子交易市场是期货交易有效补充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